原标题:原标题:环球时报记者手记:日本人学中文,理由千奇百怪

[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黄文炜]十多年前作为留学生来到日本的李焱,是一名资深中文老师,去年她开设了从事翻译、中文教育的公司。前不久,在李焱的办公室,《环球时报》记者采访了她和她的学生苗加隆。

苗加隆数年前退休。据他讲,他读大学时第二外语选择了中文,后来通过NHK电视台的中文讲座学习。1996年,苗加隆开始从事教日语的志愿活动,与许多外国人特别是中国人成为朋友。“年轻时不觉得中文有趣。后来跟中国人交朋友,听到中国的事情,我觉得能用中文打招呼、交流会更好。”

2011年,李焱与苗加隆相识,一见如故。苗加说:“你教我中文吧,我想更多了解中国和中国人。”此后,尽管身体不好,一周要去一两次医院,但苗加每周一个半小时的中文课从未落下。

这么多年来,苗加觉得中文最难的是发音,有时候觉得说得不错了,还是被老师纠正。李焱则说:“苗加是长辈,我在日本这么多年,遇到什么难解的事都会征求他的意见,他告诉我许多日本社会的常识。与其说我教他中文,不如说他给了我很多人生教诲。”

现在苗加已经能够用中文做流利的自我介绍,他的目标是2020年东京奥运会时能够为中国游客做翻译。“与从中国各地来的人用中文交谈,觉得很愉快。学习中文的日本人多起来,这是一种自然趋势,因为日中经济交往不断增多。”苗加说:“不能否认,一些日本人对中国有偏见,我们不能受他们影响,要用自己的眼睛来看中国。”

在记者的日文SNS社交朋友圈里,苗加这样的人有不少,他们与中文结缘各有故事。其中,因中国文化而学中文的最多。有的说喜欢风水,这跟中国文化有很大关系;有的说对小麦粉感兴趣,小麦粉做的面来自中国,了解这部分知识需要学中文;有的说,了解日本文化渊源就得学中文。

三四十岁的日本人学中文多是工作需要——所在企业跟中国有业务往来,所以有人说:“被上司逼着学中文。”也有小学生学习中文,因为他们的父母觉得21世纪是“中国世纪”。

记者认识一名学中文30多年的日本女性,她偶然间看到NHK的中文讲座,觉得中文发音有意思,于是开始学中文。一开始没有中文教材,她就听邓丽君的歌;之后日本出现“香港热”,她学广东话;20年前到上海工作,因为听说不会说上海话买东西时会被欺负,她又学了上海话。

“与其说我在教中文,不如说在聊天,增进相互了解。”记者认识的多位中文老师都表示,他们在教中文的过程中受益匪浅。他们还有一个共同感受:中文越来越受青睐,全球汉语热持续升温,中文老师未来一定很受欢迎。

责任编辑:初晓慧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